第二百四十七章

    “喔?此言当真?不过...........哎,秦兄弟怕是找错认了,那些人形事诡秘之极,我命人查了大半年都没一丝头绪,怕是帮不上秦兄弟什么忙了”陈文书苦笑着摇了摇头。

    “哈哈哈,陈帮主不必担心,你没有头绪,我有”秦虎爽朗的一笑,这话一出口陈文书震瘦震胖三人明显激动了起来,尤其是震瘦急道:“什么头绪?那些人在哪?”

    “头绪就是他!”秦虎把躲在自己身后的刘金虎拉了出来往前一推,顿时几人的目光就是聚焦在了他的身上,刘金虎被吓得结结巴巴的道:“秦....秦爷,您要小的办的事,小的可都照办了,您可不能就这么把小的卖了呀..”

    “放心吧,我说过饶你狗命就饶你狗命,把你跟那些人的交易和为他们办过的事通通说一遍让陈帮主听”秦虎不耐烦的道,刘金虎也是没有第二条路选择了,只得原原本本的把事情交代了一遍,陈文书几人听完之后,震胖一拍桌子骂道:“狗日的,你是说那些孩子也是那人要的?妈的,这种人渣千万别落在胖爷手里,否则定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刘金虎被震胖的动作再度吓得躲在秦虎后面,陈文书则是若有所思的道:“相比这位刘兄弟说的,陈某还是更想知道秦兄手里这块布是哪里来的”

    “呵呵呵,不愧是读过书的,一下子就能问到点子上,此事说来也无妨,这种兰花标记只会出现一个叫幽兰殿的组织成员身上,大多都是在袖口里处,其中又以花瓣数量判定尊卑,像秦某刚才拿给陈帮主这种六个花瓣的标记,就是从幽兰殿中一位圣使身上剪下来的,至于那位圣使和他们幽兰殿的一处分殿,已经被我们的人给活活闷死了,不知秦某这么说,可能帮陈帮主解惑?”秦虎开始将自己所知道的关于幽兰殿的一些事和几次和对方接触的过程经历讲了出来,不过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提及自己卫家军的身份,但即便如此他所了解到的事情也要比天水帮详细的太多,陈文书震胖震瘦三人初时听到仇人这么详细的资料还有些兴奋,想着大仇终于有机会报了,可听得越多越是惊讶,脸上的表情最终也都浮现出了一丝忌惮,目光闪烁间似乎也在考虑这个仇到底报不报的了,如果真如秦虎所说的那样,那么他们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一个横跨了两个朝代而且遍布整个大宋乃至异国的庞然大物,天水帮虽然在荣阳城里是最顶级的势力,可跟幽兰殿这种势力相比却是比都没得比。

    震瘦已经朝陈文书使了几次眼色了,可令他着急的是陈文书非但没有打断秦虎的叙说,反而若有所思的凝神倾听者,左右陈文书的好兄弟兼左膀右臂,震瘦实在太了解自己这个大哥的性格了,他完全把文人的执拗带到武人的世界里来了,看样子已经是有打算跟秦虎联手对付幽兰殿了。

    “大概情况就是这样了,陈帮主,秦某也不是不懂形事之人,说句不太好听的实话,贵帮的势力虽然在荣阳城里可以做到呼风唤雨,可是对上幽兰殿还是并无大多的胜算的,孰轻孰重还请陈帮主掂量一二再做答复,陈帮主放心,不管陈帮主肯不肯相助秦某,秦某都愿意交陈帮主这个朋友”对于陈文书的为人,秦虎之前从万云楼走出来之后就打听过了,再加上见面相谈了这么久,也是很欣赏对方能以一书生的身份掌控整个天水帮,并且还能带领着天水帮获得全荣阳城百姓的爱戴,于是也好心的多说了两句,,希望对方知难而退。

    可是令秦虎没有想到的是,陈文书居然思考了一会反问了他一句:“多谢秦兄提醒,陈某虽然对那人恨之入骨,但是也不想手下的兄弟因为此事再有死伤,所以陈某反复思量了一下,心中还有一个疑问,只要弄清楚了这个问题,这忙陈某定会全力相助!”

    “好,陈帮主请讲”秦虎答道。

    陈文书面色渐渐严肃起来,直直的望着秦虎的双眼问了一句:“你到底是谁?”

    秦虎先是愣了一下,想说我就是秦虎呀,可意识到对方问的并不是这个,略微犹豫了一下,嘴角上扬,露出洁白的牙齿道:“我是谁暂时不方便告诉陈帮主,不过陈帮主知道一点就行了,幽兰殿先惹了我们,就必须要付出足够的代价平息我们的怒火,因为,我们惹得起他们”说完也回望着陈文书一眼,两人对视片刻后都是爽朗的大笑起来,陈文书说道:“好!有秦兄此言,陈某就放心了!此事我天水帮接下了,不过秦兄也莫怪陈某惜命,先说好我天水帮之人只负责清理打探外围的事宜,那些高手要由你们自己对付”

    “好!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哈哈哈,爽快,来,秦某敬陈帮主一杯!”

    “好,那陈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爽朗的笑声不断的从天水帮的大院子里传出来,回荡在夜空,这似乎表明这院子里面的人相处的很愉快,至于那些隐藏在黑暗之中暗中窥视的人们,也都陆续摇着头离开了,一场简单的宴席一直持续到了深夜,秦虎几人本意是要走的,结果耐不住陈文书的胜意挽留,答应就在天水帮内部暂时住下了,同时陈文书也派了几个可靠的兄弟去将小虎哥和兵儿哥他们那一帮孩子带回来一起安置在天水帮内,并叫人提前准备了热水和干净的衣衫饭食,怕孩子们过来以后饿着,做事之周到,也让秦虎很放心。

    是夜,不同的人抱着不同的心思入睡,当然也有人心事重重无法入睡,就如同眼前的这位站在城墙头上的黑衣人一样,已经透着冷冽的秋风不断的吹动着他的衣衫,在月光的照耀下,袖口随风飘荡间若影若现的浮现出一朵九瓣兰花的样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