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以一敌二

    “筑基中期……?”

    两尊假丹境存在迅速靠近了张元昊身侧,一人将陷嵌在一堵石山壁中的沈云岳救了出来,另一人则是轻飘飘挡在张元昊身前,眼中神色极其不善。

    “地灵宗,符邪!”

    挡在张元昊身前那名身着金绿相间颜色长袍的修士自我介绍道。

    “无名小卒,陆靳!”

    张元昊如是说道,手中再度酝酿起一发炽烈的熔炎火箭,那暴虐扩散开来的毁灭气息让符邪眉头微微一皱。

    “沈云岳只剩一口气了,他的心脉都碎裂了,被我用半株金参吊着命,没有地阶灵丹看样子是活不过来了……”

    另一名假丹怀里抱着胸口鳞甲龟裂,半死不活的沈云岳三两下越至符邪身旁,语气沉重道。

    “陆道友下手恐怕有些过了吧?”

    符邪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周身假丹境的气息越发暴戾,让躲在远处的乐吟平心惊胆颤。

    张元昊眼神望向远处盘膝坐在湛蓝色护罩之中疗伤的许凝冰以及周围团团围着的一群如狼似虎的修士,心中躁意更甚,似乎有一股无名之火在他心头乱窜,蔓延到四肢百骸,令流淌在血液中的金蝎之力愈发躁动不安。

    再说那怀中搂抱着沈云岳半残身躯的假丹很快唤来一人,将前者交付给他,然后学着符邪的样子,站在张元昊身后,将其后路封死。

    “你惹怒我了,所以……你今天一定要死在这里!”

    符邪周身锐气凛然,恍若有一股金属风暴以其所在之处为中心扩散开来,刺得人眼目生疼。

    身后,那名假丹修士御起一只半人多高的纯金色蛟剪,浓郁的庚金气息蔓延开来,剪口张合之音铮铮作响,张元昊毫不怀疑,这一剪之下,就算是筑基后期修士也要人首分离。

    咕噜!

    一颗纯白色的法灵丹毫不犹豫地被张元昊吞入口中,速度快得让两人根本来不及阻止。

    “不好!”

    符邪和那御使金蛟剪的假丹境耸然一惊,感应到张元昊黑袍鼓荡中所释放出来的蓬勃法力气息,面色当即一变。

    唰唰唰!

    咔擦!

    一股金灰色的凌厉风刃化作一股微型风暴,将大片礁岩掀得刮地而起,另一边,偌大的金蛟剪速度极快,咔擦一声就要朝着两人当中那一袭鼓荡着的黑袍剪去。

    轰!

    一股肉眼可见的波澜呈圆弧状扩散开来,气浪翻滚,将两尊假丹境存在生生推开数米之远,紧接着,一股锋芒毕露的恐怖剑气横贯长空,瞬间将金蛟剪劈得倒飞而出,地面都被犁出深达半丈的沟壑。

    “法宝……”

    符邪脸色阴沉如水,双手中各自浮现一柄阴阳弯刀,一股死寂之气蔓延开来。

    另一边,金蛟剪被恐怖剑气劈飞,灵性大损,让那名假丹修士心疼不已,连忙将其收回蕴养,换出一柄银色蛟剪,小心翼翼地盘旋在光秃秃礁岩上那一袭鼓荡黑袍的周侧。

    啪嚓!

    黑袍猛然炸裂,化作碎布散开,露出其中一道身披古朴黑甲,手执英武法剑的身影。

    观其面庞,皱纹密布,其貌不扬,但周身蔓延开来的那股令人心悸的毁灭气息却是让两尊假丹存在心中都为之凛然。

    “强……竟然这么强!”

    使用一颗法灵丹将浑身灵力转化为法力后,张元昊隐约感应到自己丹田之中烙印着的两道神通道印滚烫起来,尤其是那道赤色的熔炎毁灭道印,在滚滚法力结晶是冲刷下宛如岩浆般流淌起来。

    “沧武剑,乌元甲……”

    静静感应着身上以及手中两件法宝传递而来的波动,张元昊同时也传递过去一缕在法力催动下的真意波动,瞬间得到了回应。

    认可,肯定!

    不像之前,张元昊在使用法灵丹后无论怎样催动两件法宝,也只能看看发挥出无限接近结丹的攻势,却始终也达不到真正结丹的全力一击。

    “九次普通攻击……或者是……三次的真意具现攻击吗……”

    张元昊眼睛看向身后那名御使银色蛟剪的假丹,脚部猛然发力,瞬间跃出十来米远,手中沧武剑划拨出一道蕴含着玄妙韵律的剑气,暴起发难。

    “该死!”

    那人面色大变,银色蛟剪咔擦一声剪下,在碰撞到那股属于结丹境的恐怖剑气后却是直接被削成两截,令其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军武,金灵符!”

    符邪周身凛冽的风刃与庚金之气涌动,化作一柄柄携带着微弱寂灭气息的金灰色飞刀,唰唰朝着张元昊背后激射而来。

    那名嘴角溢血的假丹眼中寒芒一闪,似有不甘地迅速从储物戒指摸出一张金光闪闪的符篆,心念一动,被剑气劈砍出一道伤痕的金蛟剪从储物戒内飞出,金色符篆瞬间融成一团液体,飞射到金蛟剪上。

    上三品玄符——金灵符。

    使结丹境之下的金属性术法和灵器威力暴增三倍。

    咔擦!

    得到强化之后的金蛟剪猛然探出,刃口闭合,空间都微微扭曲,恐怖的锋芒令张元昊体表的灵力光罩波澜顿生。

    唰唰唰!

    就在这时,符邪所攒射而出那夹带着寂灭真意气息的大量金灰色飞刀也到了,与能使空间扭曲的金蛟剪一前一后瞬间围住了张元昊的身影。

    唰啦!

    张元昊瞳孔微微一缩,手中燃烧起一团赤色火焰,浓郁的毁灭气息蔓延开来。

    “真意通过法力具现……是法则力量么……?”

    三次结丹境普通攻击的机会被张元昊尽数灌注到手中不断升腾的毁灭之火上,令其颜色渐渐改变。

    咔擦!

    令人心悸的的诡异脆响传开,张元昊死死地盯着手中渐渐变得漆黑起来的毁灭火焰,空间荡起急剧的涟漪,随后竟是咔擦一声碎裂开来。

    “退!快退!”

    符邪双眼死死瞪大,声嘶力竭地嘶吼出声,竟是直接燃烧起精血,硬生生顶着禁空大阵的威力,低空飞掠出上百米距离。

    “不好,用力过猛了……”

    张元昊面色发白,他竟是有些控制不住手中暴动的毁灭火焰,大量法力结晶源源不绝地被吸入其中,根本不受他的控制。

    四次、五次……

    嗤啦!

    张元昊强忍着体内被抽空的难受,硬生生断开与手中已然漆黑无比的毁灭火焰的联系,将其朝着当面射来的金蛟剪抛扔而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