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情况有点不对。”

    就在刘在石和南有正还在唏嘘哀叹的时候,石振秋当啷来了这么一句。

    这话太突兀了,着实吓了两人一跳。

    “忙内啊,什么情况不对啊?”

    石振秋却摇摇头,不是那么的确定。因为他还有很多情况不了解,所以不敢妄下结论。

    “哥,具体的情况我不太清楚,但本能地觉得,你目前的情势很不利。”

    “忙内啊,你为什么这么说?”

    刘在石很是紧张,颇有草木皆兵的架势。

    石振秋依旧不肯轻易下结论。

    “目前有几点我不太清楚,你的演出费问题、你们公司的经营状况还有申东烨的股权问题。如果这么不能弄清楚的话,我也不敢随便乱说。只能这么告诉你,如果真的和我设想的一样,哥,你会很艰难的。”

    刘在石和南有正木然而立,久久没有言语。

    他俩本来就对目前的状况挠头了,现在听了石振秋的说法,怎么感觉似乎更严重了呢。

    最后,还是刘在石和他关系亲近,真心求教。

    “忙内,你有多大的把握?”

    石振秋呵呵一笑,对至亲的大哥自然没必要隐瞒。

    “哥,你别忘了,我可也是一家经纪公司的理事啊。虽然不管具体的经营,但公司里到底怎么回事,我还是有一定的认识的。”

    这就是他比刘在石强的地方,对娱乐公司是怎么回事,有着真切的认识。

    因为是公司的高层嘛,公司的所有运营、策划都需要他审批。久而久之,石振秋也逐渐掌握了一些规律。

    不像刘在石,一直只是做着艺人,和公司之间只有经纪合约,看待问题当然是云山雾绕的。

    石振秋的话坚定了刘在石的认知,他干脆地把希望放在了石振秋的身上。

    “忙内,那我该怎么办?”

    石振秋摆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哥,别急,具体怎么回事,我还不清楚呢。这样,有正哥,你想想办法,务必要对情况掌握一些。比如公司的运营情况、申东烨和公司的关系等等,只有知道了这些,我才能更好地下结论。”

    刘在石和南有正商议了一番,也觉得石振秋说的对。

    现在两眼一抹黑,不管怎么讨论都是瞎胡来。还不如把情况都掌握清楚了,才能更好地拿出应对的办法来。

    出于本心,石振秋是希望刘在石没有遇到麻烦的。

    毕竟他是大家的主心骨,他好好的,大家才能混的好。

    但很可惜,事与愿违,两天后,他接到了刘在石的电话。

    “忙内啊,有时间嘛,过来一下吧。”

    石振秋来到了刘在石家里。

    在这里,刘在石和南有正正在等着他。

    罗静恩为他们准备了茶水,就去别的房间休息了。

    上次济州岛旅行,两口子心情放松之下,状态火热。结果一炮而红,如今罗静恩已经怀孕了。

    这在大家之间是一个喜讯,不过外界还不知道。

    当然了,今天是没心情讨论二世的问题。

    见石振秋来了,南有正把自己打听的情况说了出来。

    “上次听了你的话,我回去打听了一下,情况十分的不好。据说公司最近胡乱投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果然,被石振秋料中了。

    他用手指点着桌子,闭目沉思。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他才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那申东烨呢?他最近的动向如何?”

    南有正办事能力还是很不错的。

    “据说他已经很久没有来过公司了,最近一直都是他的经纪人来回跑。”

    石振秋深吸一口气,嘴角闪过微微的冷笑。

    刘在石有点紧张,忙问道:“忙内,这有什么问题吗?毕竟申东烨他也很忙,不来公司也很正常啊。”

    类似于他们这样的经纪公司,艺人经常不去公司是常有的事。有的艺人,甚至常年都不去公司的呢。

    因此刘在石没有察觉问题,没有任何的警惕。

    石振秋就不一样了,呵呵冷笑着,说出来的话更加让人震惊。

    “哼,他是很忙啊,忙着跑路嘛。”

    刘在石和南有正瞬间坐直了身躯,死死地看着他。

    “你……你说什么?”

    石振秋看着刘在石,对于这位大哥充满了同情。

    “我的傻哥哥诶,你还不知道嘛,你被申东烨卖了。那个家伙已经看出了这破公司不行了,正在跑路呢。”

    这话的冲击性太强了,让刘在石一时难以接受。

    “不……不是,你这么说,有什么依据吗?”

    石振秋知道情况危急,也不和他兜圈子。

    “刚才有正哥不是说了嘛,申东烨已经很久没有来公司了,而且和公司的关系还不好。既然如此,那他经纪人为什么要来回跑?”

    只一句话,刘在石和南有正就如遭雷击,脑子里闪过了无数的想法。

    艺人不经常来公司那是正常的。

    可既然艺人不经常来,那经纪人却来回跑,是为什么?

    类似于申东烨这样的艺人,有着固定的工作规律,公司能够插手的地方很少,不需要给经纪人什么指示。

    最最重要的是,申东烨的经纪人和刘在石的经纪人一样,都不是公司指派过来的,而是他们出道的时候就带着呢。

    你说,这样一来,经纪人是听公司的还是听艺人呢?

    既然如此,申东烨的经纪人为什么要经常往公司跑?

    石振秋揭开了谜底。

    “因为申东烨正在干一件事,那就是出售手里的股权。可他却跟你说稍安勿躁,一切都能解决好。哥,还不明白嘛,申东烨是利用了你拖住公司,给那破公司保留了希望,他要卷着自己的利益走人了。”

    多么残酷的现实啊,让刘在石完全无法接受。

    “真的……真的是这样吗?”

    尽管他不愿意承认,可南有正却清醒的多了。

    “在石啊,振秋说的对,恐怕我们也要做好准备了。”

    相比起心情乱糟糟的刘在石,石振秋一直很冷静。

    “哥,你有多久没有收到出演费了?”

    事到如今,刘在石也不再隐瞒。

    “今年到现在的出演费,都没有收到过了。”

    得,这下子石振秋都明白了。

    “刚才有正哥说你们公司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现在看来,他们是把你当成了救命稻草,肯定是拿着你的出演费去堵窟窿了。”

    还别说,他的想法得到了两人的认同。

    如今这破公司艺人不多了,只有刘在石最值钱,也最能赚钱。既然扣着他的出演费不给,恐怕真的如石振秋所说的那样。

    “另外他们扣着你的出演费,估计是在续约上面有什么想法。”

    之前刘在石说过,他的合约马上就要到期了。

    这破公司既然扣着出演费,估计是想要逼着刘在石续约。

    本来迷雾一样的情况,被石振秋三言两语就给弄清楚了,刘在石也是不寒而栗。

    刘在石很是激动,问道:“忙内啊,那我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

    老实说,石振秋思来想去,也觉得比较麻烦。

    “哥,你的合约,我能看一下吗?”

    都这样了,刘在石也不藏着掖着了,把合约拿出来,交到了石振秋的手上。

    厚厚的合约,石振秋慢慢翻看,十分的仔细。

    以前这些东西他是不懂的,但现在是公司的理事了,很多旗下艺人的合约都是他主持签订的,因为对里面的门道已经很清楚了。

    慢慢看着,最终他的手指点在了一个地方,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回过头来,他看向刘在石。

    “哥,再问你一次,你还打算和这家公司续约吗?”

    刘在石片刻也没有犹豫。

    “现在情况已经这样了,继续合作的话,对谁都没有好处,我是不打算续约了。”

    了解了刘在石的想法,石振秋终于有了清晰的思路。

    “哥,目前呢,有两条路,一条比较容易,但是你会遭遇很大的损失。还有一条呢,虽然比较曲折,但是能够帮你把出演费要回来。”

    刘在石莫名其妙。

    “那些出演费本来就是我的啊,难道不应该归还给我吗?”

    石振秋却遥遥头,指着他找到的条款给刘在石看。

    “喏,你看着这条。艺人演艺活动的所有收入应由经纪公司收取后再进行结算,这就是陷阱。根据这个条款,你的活动所得到了公司手中,就变成了公司的财产。可问题是,刚才有正哥说了,这公司估计在外面有债务。很可能,公司会利用这条,把这个债务转嫁到你的头上。即使进行法律诉讼的话,因为这一条,你也会败诉的。”

    刘在石和南有正完全傻眼了,浑然没有想到里面还有这么深的套路。

    想到辛辛苦苦差不多一年的活动,却一分钱也拿不到,刘在石的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那……那你说的比较容易的方法是什么?”

    石振秋很冷酷,直截了当地告诉了他。

    “容易的方法就是,这笔钱你不要了。从现在就对外声明,不再续约。同时转告三大社,今后的出演费不再经过公司的手。这样,你多少还能捞到点。同时你这么做的话,申东烨他甭想痛快跑路,他手中的那点股权也卖不出好价钱。说不定为了自己的利益,他还得想办法帮你索要出演费。”

    听到石振秋的想法,刘在石直接摇头了。

    倒不是说他舍不得那些出演费,而是听说要坑申东烨,他不愿意做。

    出道这么多年,刘在石一直与人为善,轻易不和人结怨。

    哪怕是申东烨对不起他,他也不想害人。

    “这个就算了,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听到刘在石不愿意用这阴损的招数,石振秋也不免可惜。

    最起码他知道,如果刘在石这么做了的话,申东烨绝对会损失惨重,甭想轻易脱困。

    “既然这个你不愿意,那么我们就来说说曲折的办法,行不行的通我也不太确定。”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