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婚嫁债务

    魏冲斥道:“你做梦。”

    那方石上,猛地弹出一只枯瘦的手,手中拿着的正是欠条。

    魏冲接过看了看,的确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事了之后,白素问下嫁石逵,若有违背,断子绝孙。

    断子绝孙,这也太歹毒了。

    白素问能和一个石妖,立下这种欠条,想必她在年轻的时候,经历过不少稀奇古怪的冒险。

    就是这样的一个奇女子,为何会和万俟青衣走到一起?

    魏冲想到这里,双手微一用力,便将那欠条,给撕成了碎末,笑道:“现在欠条没了,这笔债务也两清了。”

    “你这小子也太蠢了吧!”石逵鄙夷地说道。

    “什么意思?”魏冲问道。

    不过魏冲心里已经想到了,可能他们写下的欠条,和普通人书写的不一样,这种欠条更像是某种契约。

    记得给猎鬼还清债务时,猎鬼手中的欠条,是自己缓缓消失的。

    石逵随即说道:“无论你撕毁多少遍,欠条永远都在我的手中。”

    只见在石逵探出的那只手中,赫然又出现了欠条。

    魏冲看着那欠条,说道:“不管怎样,霓裳都不可能嫁给你。”

    欠条上明确地写着,若到时候白素问无法还清债务,将会遭受断子绝孙的惩罚,可白素问生育的白霓裳,都已经长大成人,这惩罚好像不怎么有用。

    魏冲转而对白霓裳说道:“霓裳,不用管了,这样的债务,没必要放在心上。”

    白霓裳心里总觉得怪怪的,道:“魏冲,要不我们再去找阿姨,让阿姨别将债务往我身上推……”

    魏冲叹道:“母债女还,霓裳,阿姨已经吃了太多的苦,就别再让她承担这些了。”

    在白霓裳的记忆中,和水扬波也就是白素问,并不是太熟悉,甚至是在认识魏冲后,才认识的白素问。

    就算白素问真的不容易,她真的想不出任何一个理由,可以替白素问去偿还她欠下的一切。

    “咳咳,我还没走呢,好歹我也是长辈,你们做小辈的,能不能有点礼貌?”石逵极为不满地说道。

    “你再不走,信不信我拿你砌台阶?”魏冲怒道。

    石逵淡定地道:“小子,别太猖狂,不还债,可是会断子绝孙的。”

    魏冲笑道:“霓裳都这么大了,也没见素问阿姨断子绝孙啊!”

    “素问打欠条的时候,是在二十年前,还清这笔债的期限,却是三十年,谁知道素问她居然……”石逵说着居然哭出声来。

    “总之,你再不走,我先让你断子绝孙。”魏冲威胁道。

    石逵嘿嘿冷笑了几声,瞧着白霓裳说道:“母债女还,所以若你执意不还债,那断子绝孙的将是你。”

    白霓裳愣道:“我?”

    “没错,就是你,不还清这笔债务,你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石逵的声音得意至极,仅露出的一只手,也在空中挥舞。

    “让霓裳断子绝孙,不就是让我断子绝孙?”

    魏冲怒不可遏,一把抓住石逵的那只手,吼道:“肯定还有别的还债方法,对不对?”

    白霓裳闻言霍然背过身,斥道:“你……你在胡说八道呢!”

    “小子,撒手,再不撒手,别怪我对你不客气。”石逵完全没将魏冲放在眼里,他每天拖着这样的身子行走,可不是为了好看。

    “是不是只要把你杀了,这笔债就清了?”魏冲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当即笑眯眯地问道。

    过去将近三十年,石逵才来追讨这笔债务,足见石逵并未成婚,绝对没有子嗣,那将石逵杀了,也就没了债主。

    “素问的姑娘长得比素问还要好看,娶她我并不吃亏,不过你小子是个障碍,那我就先……”石逵的幻想很美好,可在说话间,他用尽全力,都没能挣脱魏冲的手。

    明明只是个普通的凡人,为何会有如此强的力量?

    石逵想不明白,还在想时,沉重的身躯,已被魏冲甩到了空中。

    这……不可能!

    砰的一声,石逵砸到远处的路面上,坚硬的水泥路面,被砸出一个大坑,道道裂缝迅速向远处蔓延而去。

    但石逵的那只手,还被魏冲抓在手中,不过那只手并没有断掉,而是石逵的胳膊,变得又细又长,似乎只要再微微用点力,就能扯断手臂。

    “石逵,你就这么点本事,还想来讨债啊!”魏冲笑道。

    “臭……臭小子,杀了债主,债务者可是会死的。”石逵痛苦地说道,但他所说并不是在开玩笑。

    魏冲并不松手,问道:“那你就告诉我,还能怎么还债?”

    石逵很不甘心,欠债偿还的期限快到时,依据欠条上的协议,他找到的并不是白素问,而是白素问的女儿白霓裳。

    当看到白霓裳的那一刻,他甚至以为那就是白素问,时隔二十多年,白素问一点都没有变老。

    哪怕最后知道真相,他仍然很欢喜,既然债务转移到白霓裳的身上,那将白霓裳当作白素问,又有何不可呢?

    魏冲看不到石逵的脸,也就无法知道石逵在想什么,便笑着说道:“石兄,既然如此,那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反正正在遭罪的人,不是我。”

    石逵很想说几句狠话,好吓吓魏冲,可又怕一旦说出口,会激怒魏冲,鬼知道这个小子会做出何等恐怖的事来。

    “白姑娘,我知道该如何偿还这笔债务。”黑暗中有身影走出来,居然是猎鬼。

    “猎鬼?”白霓裳最不想见的就是猎鬼。

    被猎鬼纠缠的日子,最是恐怖。

    猎鬼站在远处,并不过来,说道:“我们的欠条,都是用鲜血缔约的,只要姑娘用自己的血,和另一个男人的血,同时滴在欠条上,这种婚嫁债务,自然会失效。”

    魏冲不敢相信地问:“就这么简单?”

    猎鬼没有多嘴,道:“就这么简单。”

    “你他娘的到底是谁?”石逵闻言骂道。

    能知道这些的家伙,必然不是普通人。

    重新出现在石逵手中的欠条,现在就在魏冲手中,魏冲松开石逵的手,转身对白霓裳说道:“霓裳,我们现在就滴血。”

    白霓裳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可只要能摆脱石逵,流几滴血真的不算什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