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二货版座山雕

    ???P?l?)|???1???tOhex??"??k?H$vh???60v?n??n????,今天限免了。没错,订阅不要钱了。各位书友大爷们去评论区转转留言投票可好?有打赏啥的当然更是极好的,帮风月撑个门面呗!周六,下了限免,会爆发一下下的,相信我。\r

    。。。。。。。。。。。。。。。。\r

    “说嘛呢?说嘛呢?谁是要饭的?”\r

    陈运发从睡梦中醒来的第一声惊呼就引起了正蹲在远处谈笑风生喝西北风一个戴着烂毡帽的汉子的强烈反弹。\r

    这可能就是人类最正常的心理,越穷,就越见不得说他穷,越富,就越喜欢人说他富。\r

    一个健步蹿到陈运发面前的大汉算是这帮人力穿着打扮最好的,三月底的北方的上午尚有些寒冷,这位却只穿着一件半旧的棉布坎肩,赤着大半胸脯,露处健壮的肱二头肌和一片黑压压的胸毛,仿佛不显示出他的强壮,他就会憋屈死。\r

    天知道他那不知真假的胸毛能不能帮着御寒,反正陈运发看出了他胳膊上不时泛起的鸡皮疙瘩。\r

    腰带就是一条布带子打了个结挂着他的粗棉布裤子不至于往下掉,最引人注目的应该就是他腰带上插着的泛着幽蓝幽蓝光泽的驳壳枪了。\r

    陈运发眼珠子瞪圆了,麻辣隔壁的,那枪是他的。\r

    “小狗草的,好好睁大你的狗眼看看大爷是干嘛的,要不然爷先挖了你这对招子就酒儿。”大汉见被绑着的大个子看着自己的形象极为震惊,拍拍腰间新缴获的武器,得意地说道。\r

    “你干嘛的?靠下药害人的下三滥,特么还不如要饭的呢?有本事把爷放了,老子一只手对你们所有。”陈运发眼光从曾属于自己的驳壳枪上挪开,听这位大言不惭的这么一说,当下撇着嘴不屑地说道。\r

    “哎哟,癞蛤蟆打哈欠----好大口气,十三幺,把这货给爷放啰,爷来称量称量他,看他是不是就长了张嘴。”被陈运发如此一激,大汉牛眼一瞪,气得直嚷嚷。\r

    “雕爷,息怒,息怒。”听这位如此一说,左右两边各冲出俩稍微干净一点儿的乞丐,把大汉给拖着往后退。\r

    显然,为首的这个土匪有点儿二,但其余土匪可不傻。\r

    那个瘦小子倒也罢了,就是放了他,这边有十几个人也不怕他能翻出什么浪花,还能满足一下武力值强悍的雕爷寂寞无敌的心思。\r

    可这位口气大的惊人的大个头,就真的是不能放了。不说他高近两米体重达200斤的个头看着就令人犯怵,就冲着从他身上搜出的重达六十多斤差点儿闪坏人腰的各种品种繁多的武器装备,就必须不能放啊!\r

    你见过一人身上缠了七八斤重近300发子弹的?反正,当看到那杆黑乎乎重十几斤的“大枪”之后,没人觉得他是挎着一身黄橙橙子弹在哪儿扮帅。\r

    没错,到现在莫小猫和陈运发要是还没看出来这帮“要饭的”就是传说中占山为王的土匪,那还真是白瞎了眼,哪怕这帮土匪出乎意料的穷,至少跟四川的土匪穿着上还差了两个档次。\r

    可能是日本人来了以后给霍霍的吧!日本人也是坏透顶,竟然把东北的土匪都搞得如此之穷。两名特种兵迅速给这帮穷土匪们找了个贫穷的理由。\r

    “幺十三,去,检查检查那位小兄弟在背后忙什么?”一个脸色白净国字脸的中年汉子对一个个头最小土匪吩咐道。\r

    莫小猫心里一咯噔,这土匪的观察力可和他们落魄的外表极为不符合啊!他明明什么动作都没有,他竟然感觉出自己背后的小动作。但愿,最后一丝布置不会被发现。\r

    可惜,莫小猫的愿望终究还是落空了。\r

    那名个头不足一米六的小土匪在盯着莫小猫的手半天之后,伸手在迷彩服袖口上摸索了半天,终于拽着那颗铁纽扣,抽出了莫小猫准备用来割断粗如手指麻绳的带锯齿钢丝。\r

    同样,陈大发袖口的钢丝也被抽了出来。\r

    看着幺十三献宝一般拿过来的两条长三十公分的锯齿钢丝,土匪们集体倒吸一口凉气,这两位是什么人那!身上的零碎大大小小都搜出了十几样,竟然还藏了这么个可怕的玩意儿。\r

    土匪们可能不是太识货,并不知道由刘浪亲自设计的这条主要用于脱困的钢丝可以锯断粗如拇指的精钢,还可以透开大部分锁具。但并不代表他们看不出这玩意儿可以杀人,不用太麻烦,只要圈住脖子那么一勒,带着锯齿的钢丝能轻易割断喉咙和大动脉。\r

    “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知道你在搞小动作?”中年人眯着眼问莫小猫。\r

    “愿闻其详。”莫小猫眼见也不能脱困,当下也光棍起来。\r

    “因为,这位大个子兄弟表现得太强势了,而小兄弟你又太安静了。换成一般人的话,遇到这种突发状况,要么哭闹要么故作镇定弄清形势,当然,从你们二位的装备看当然不是一般人。可你们这样让我很难不联想到你们两个人是在一唱一和在演戏,演戏的目的是干什么?当然是想脱困,能让你们脱困的,恐怕只有是在我们眼光看不到的地方了,你看,我们可不就发现了这个吗?”中年人微微有些得意地分析道。\r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莫小猫不知脑海里为何蹦出这么一句戏文来。\r

    可能,这个分析严密让他都有些莫名佩服的中年土匪配得上这句话吧!至少,他分析的百分之九十都是正确的,陈大个子在惊醒之后和那位雕爷的胡搅蛮缠的确是在为他争取时间,如果不是这个中年人,再过上半分钟,他们的计划就成功了。\r

    “哈哈,没想到小兄弟竟然还是个读书人,只是,你可知道,是这个狗屁世道逼着人这样的呢?还有,提醒小兄弟一句,我们不是贼。”中年人哈哈大笑,极为认真的替自己辩解了一句。\r

    “对啊!谁说老子是贼?你才是贼,你全家都是贼,老子座山雕明明是土匪。”那个好不容易被同伙拉下去,情绪特容易激动的胸毛男又情绪激昂的跳了出来。\r

    包括中年人在内,所有土匪都有捂脑袋的冲动。特么,这土匪和贼有区别?\r

    如果是刘浪在这儿,也一定想捂头。座山雕啊!能跟杨子荣较量的胡子大爷,就特么是这个二货?能别瞎起名不?\r

    “好吧!那我改改,卿本佳人,奈何从匪。”莫小猫莫名的想笑,忍着笑,很认真的将自己先前的说辞改了改。\r

    “对啰,这还差不多,小子你给老子听好了,大丈夫顶天立地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名震方圆百里的土匪头儿雕爷就是我了。”胸毛男咧着一张大嘴得意洋洋的道。\r

    “你名字叫雕爷,那姓啥呢?”莫小猫眨巴眨巴眼睛,弱弱地问道。\r

    “我姓刁啊!”\r

    “刁雕?”莫小猫对胸毛男的父母莫名的有几分崇拜,这是有多喜欢绕口令啊!不怕舌头打结。\r

    “刁叶,姓刁的刁,树叶的叶。”胸毛男认真的解释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