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及时的告诫

    回家之后,廖凡民将手机调整到静音的状态,他需要好好的静一静。

    空调在勤劳的运作,客厅里面异常的凉爽。

    南华市的夏季愈发的闷热了,走在大街上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就连娱乐中心工程建设如此重大的工程,每天也要停工几个小时的时间。

    烟缸里面有好几个烟头,廖凡民的手里夹着点燃的香烟。

    二十四岁的年级,工作两年的时间,就成为了常务副省长的秘书,这样的情况的确罕见,也的确能够引发众人的关注。

    这意味着两个字:前途。

    谁都知道领导的秘书得到提拔的机会很多。

    重生之后,走上了一条之前完全没有预料到的道路,这是廖凡民没有完全计划好的,飞亚房地产公司和民惠物流公司是廖凡民主动奋斗的结果,进入省政府办公厅工作,则是廖凡民遵从父母的安排被动承受的结果。

    足够成熟的廖凡民,明白这一切的意义。

    想要回头去做生意已经不可能,只要被提拔到一定的级别,就不要想着能够辞职,那样引发的震动,不是他廖凡民可以接受的,而且廖凡民也必须要考虑到家人的感受。

    能够在工作两年的时间,就成为刘方胜副省长的秘书,这绝不是说廖凡民的工作异常的突出,里面肯定有其他的因素。

    廖凡民并未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之中,两家公司的事情让他耗神更多。

    可局势已经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廖凡民必须要真正的静下心来,再次做出决断了。

    茶几上面的手机震动了。

    廖凡民看了看来电显示,是老爸廖泽熙打来的电话。

    “小子,工作岗位调整了,怎么不打电话说一声。。。”

    “老爸,我刚刚回家,还没有来得及打电话。”

    “静一静也好,不要太高兴了。。。”

    廖泽熙的语气明显兴奋,但也带着一丝的严肃。

    “爸,我还真在想,今后该怎么做好工作。”

    “不错,你能够这样想,我就放心很多了,到领导身边去工作,和以前不一样,不管是时间上面,还是休息方面,受到了很多的限制,这方面你必须要适应,关注你的人会越来越多,每个人的心思都不一样,你同样需要适应,需要做出分析。。。”

    “老爸,我知道了。”

    “你心思缜密,做事情有计划有条理,我本来不想多提醒的,可想来想去,有些事情还是要告诉你,让你有一定的思想准备。”

    “什么事情啊。”

    “当然是重要的事情,你知道吗,在你调到秘书一处工作之后,曾经有人想着排挤你,毕竟想成为刘省长秘书的大有人在。”

    “爸,你是说徐爱民吧。”

    “不错,徐处长就有这样的想法,还好时间不够,仅仅半个月的时间,如果时间拖得太长了,还真的不知道出现什么变故。”

    “老爸,你知道的还真的不少。”

    “当然了,我一直都关心你的工作情况,这段时间,我都尽量不到省城,免得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廖凡民的脑海里面,闪现出来孙淦鑫的身影,肯定是孙淦鑫提醒了老爸,敏感时期需要注意很多的事情。

    “老爸,其实我觉得,以平常心应对就可以了,没有必要那么小心的,省厅这次调整很大,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孙处长调到秘书一处担任处长了,我在他的办公室坐了好一会,明天我就要到刘省长身边工作了,今天想着好好的静一静。”

    电话那头的廖泽熙沉默了一会。

    “小民,你的想法不错,不过还是想的简单了,防人之心不可无,你想着做好自己的工作,避免与他人发生冲突,可你想过没有,在利益的面前,就算是你善待他人,别人也不一定领情,人家为了达到目的,也会不择手段的,以前在南华市法制办实习发生的事情,你不要忘记了。”

    廖凡民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有了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爸,你说,我听着。”

    “多的我也不想说,你注意两个方面的事情,第一个方面,你到刘省长身边工作,身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很多人面对你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了,从某种程度上面说,你代表了刘省长,很多人想着从你这里获取到好处,或者是套关系,这样的情况,要区别对待,如果一味的回避和拒绝,结果肯定不好,相信刘省长也不愿意看见这样的情况发生,毕竟有些事情,刘省长需要你出面去协调的。”

    “爸,能够说的具体一些吗。”

    “这个我没有办法具体,都要依靠你去判断,你只要记住一点,你不可能一辈子在刘省长的身边工作,有些时候,结交一定的关系,对于自身未来的发展,也是有一定好处的。”

    “好的,我明白了。”

    “第二个方面的事情,处理好人际关系,这一点至关重要,虽然你到刘省长身边工作了,可你依旧是办公厅的工作人员,千万不要在其他人面前表现出来高人一等的姿态,处长、主任以及秘书长,都是你的领导,你必须要尊重,虽然他们在你的面前,会表现出来和蔼谦逊的一面,但你不要得意忘形,至于说厅里其他的同事,肯定会高看你一眼,你在他们的面前,就要更加注意了,人言可畏,人家高看你,究竟是什么心思,谁能够说的清楚,也会表面上恭维你,暗地里却诋毁你。。。”

    “老爸,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啊。”

    “怎么,以为我没有在省里工作过,就什么都不知道吗。”

    “不是这个意思,这些方面我也想过,只是没有想到这么深。”

    “小民,我说出来这些话容易,你要真正的做到不容易,领导的秘书,必须要好好的把握,你如果太低调,人人都想着和你套近乎,你忙不过来,你如果表现的过于的高调,找你的人是少了,可背后的议论肯定不好,出现这两种情况,领导都是不高兴的,所以具体情况需要具体分析,什么时候该拒绝,什么时候该接受,这都需要你准确的分析,你还是太年轻了,在秘书处工作的时间不长,体验不是很多,所以你更要注意自身的态度和言行。”

    廖凡民额头上已经出现汗滴,他抬头擦掉了。

    “老爸,你说的我都有些晕乎了。”

    “小子,晕乎干什么啊,你刚才不是说的很好吗,以平常心来应对,我刚刚说的那些,你明白就可以了,你到刘省长身边工作,有些事情刘省长自然会提醒你的,你按照刘省长的要求做事情就可以了,再说还有秘书长从中协调,只不过你的悟性要高,工作中,领导只会提醒一次,如果你不能够领悟,那就是失职,就没有能够做好工作。”

    。。。

    廖凡民的思维开始变得清晰,其实他的悟性非常不错,老爸廖泽熙的提醒非常重要,有些方面他想到了,有些方面暂时没有想到,现在看来,踏上新的工作岗位,是又一次的大考,考试究竟能不能过关,就看自身的表现了。

    重生的廖凡民,已经经历过数次的大考,其中最为重要的有三次,第一次是高考,第二次是在大学期间的创业,第三次是进入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七处工作。

    三次的大考,廖凡民都从容应对,完成的很好。

    现在面临的是第四次的大考了。

    廖凡民有信心,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成功,其实在秘书一处的那段时间,廖凡民想到了很多,他的思维已经突破了局部的小范围。

    领导的秘书,需要注意的事情的确很多,可最终还是要看你的工作表现,如果一味的迎合领导,没有很好的工作思维,没有独立的工作思路,时间长了,无非是领悟到一些人际关系,领导对你的看法也不一定很好。

    廖凡民不想长时间在刘方胜副省长身边工作,不想混资历,那样做没有多大的意思,他需要在适当的时候,展现自身的工作能力。

    已经是中午十二点钟了,除开老爸廖泽熙打来电话,其余没有什么电话,这倒是出乎了廖凡民的预料,他苦笑了一下,解除了手机的静音。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先前还想着肯定有很多的电话,免得遭受打扰,所以将手机调成了静音,现在看来未必,消息还需要一段时间才会透露出去,那个时候廖凡民已经到刘方胜副省长身边去工作了,就算是有人打来电话,也要注意了。

    肚子有些饿了,家里没有什么吃的,廖凡民在家里吃饭的时候不多,又是酷暑季节,饭菜吃不完只有倒掉,所以廖凡瑶离开之后,廖凡民基本不在家做饭了,周六周日也是在外面随便对付。

    下楼的时候,电话再次响了。

    这一次是廖泽田打来的电话,让廖凡民到他那里去吃饭,说是已经准备好了。

    廖凡民没有犹豫,下楼之后就开车前去了,廖泽田和廖泽兵到南华市的时间不短了,不过廖凡民前去的时间不多。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