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雪漫出现了狼人?”戴大蒙一惊。刚刚结束战争,雪漫百废待兴,这时候又出现狼人,还真是祸不单行啊。

    但是有一点,戴大蒙这几天一直生活的断流营地中,虽然没有住在雪漫,但是对雪漫的动静一直非常关心,尤其是风暴斗篷的动静,一直在赛琳的在监视之中。因此,他们对雪漫的情报了解的非常透彻,并没有听说出现狼人。

    银手的名声并不怎么样,并不排除他们故意耸人听闻,捏造狼人的事实,好吸引人们的注意。

    说话的男子身上的毛皮衣非常华丽,皮肤白皙,保养的很好,不像是战士。而且当他说话是,其他人的都闭口不言,侧耳倾听,似乎男子就是这群人的首领。只不过这男子脸上挂着笑容,却让人感觉不到丝毫诚意,反而让人有一种时刻提防被卖掉的不踏实感觉,让戴大蒙非常反感。

    看着男子讪笑,戴大蒙冷冷地问:“你们怎么知道雪漫出现狼人?”

    戴大蒙的冷淡并没有引起男子的不满。

    “我们是银手,我是银手的二头领安格斯。”中年男子脸上挂着习惯的笑容,说:“我们在雪漫西部的斯达特曼石冢发现一个诺德遗迹。”

    戴大蒙点头,他确实听帕拉丁说起过,在过去的一个月中,有一群人在西面的斯达特曼石冢发掘。

    在天际省,每一个遗迹都意味着巨大的财富,因此也就产生了冒险者一个行业,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在寻找上古遗迹,有些人的确成功了,一夜之间家财万贯,但是更多的人却一去不复返。因为遗迹之中,财富与危险并存,越是没人发掘的遗迹,所埋藏的宝藏越是丰厚,而危险也更大。

    帕拉丁曾心动不已,一度怂恿伊莉雅带着戴大蒙的兄弟们去抢夺遗迹,但是伊莉雅谨遵赛琳的命令,不肯让戴大蒙的兄弟们离开断流营地一步。

    帕拉丁虽然非常眼馋,但是没有胆量一个人去,好不容易等来戴大蒙,却偏偏赶上雪漫战争,戴大蒙等人前往雪漫参加战争,好不容易等戴大蒙回来,却传来消息,斯达特曼石冢发生了特大惨案,发掘的人惊醒了石冢中沉睡的尸鬼,双方发生了惨烈的战斗,尸鬼被杀死,而参加发掘的人也没有一人生还。

    帕拉丁嘲笑那些人自不量力,至此,打消了前往石冢的念头。

    戴大蒙没有想到,石冢的发掘居然跟眼前的这个人有关。

    戴大蒙点点头,黯然地说:“这件事情我听说过,参加发掘的人跟尸鬼同归于尽。”

    安格斯绷着嘴,痛苦地摇着头,“你应该知道,银是神圣的金属,是邪恶生物的克星,尤其是不死生物的克星。我们银手最自豪的地方就是人人都配备一把银剑,除了猎杀狼人之外,我们也是优秀的冒险者,对发掘遗迹非常在行,斯达特曼石冢中的尸鬼,虽然危险,但是它们的智慧地下,我的人打不过,却可以躲得过,绝对不会全军覆没。”

    “哦?”戴大蒙点点头,觉察出一丝不寻常。

    安格斯:“事后,我曾到现场。银是神圣的金属,砍在尸鬼身上会造成特殊的灼痕,我发现石冢的尸鬼的确是死于银剑。但是我的人的尸体分布于石冢的初段和中段,在石冢的深处,并没有发现我的人,地上有大量的尸鬼尸体,它们身上却有银剑的灼痕。石冢被洗劫一空,我的人和尸鬼的装备武器全部被拿走,仅仅剩下一条内裤。”

    看来是有人趁火打劫,戴大蒙不禁摸着下巴,这种扫荡的风格怎么这么熟悉,但是他可以确定,绝对不是赛琳干的,因为这几天他一直跟赛琳在一起。

    据他所知,还有一个人也是这样的风格,那就是万恶的抓根宝。难道是抓根宝所为?这也不是不可能,毕竟这几天抓根宝一直在雪漫,而且听说这几天还发了一笔小财。

    想起抓根宝就一阵恶心,戴大蒙甩甩头,问:“可是,这件事跟狼人有什么关系呢?”

    安格斯愤然说:“我的人虽然大部分是被利器所杀,但是有四个人的身上却出现巨大利爪的抓痕,这种抓痕我们非常熟悉,可以断定是狼人的利爪造成的。”

    安格斯眼睛通红,满脸怒容,看样子并不像是在说话,而且他也没有骗戴大蒙的必要。

    戴大蒙点点头,“难道雪漫真的出现了狼人?神佑之城居然出现了邪恶的狼人,这简直匪夷所思。”

    “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安格斯摇着头说:“事实上,雪漫跟狼人的牵扯由来已久,数百年来,雪漫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狼人。远的不说,就说最近五十年,雪漫就不止一次出现狼人。首先是五十年前,出现一头白色狼人,三十年前出现一头灰色狼人,十五年前,出现一头棕色狼人,最离奇的是十年前,也是最近的一次,出现两头黑色狼人。”

    “什么?”戴大蒙不禁大惊,他来到雪漫不过半年的时间,没有想到雪漫的历史上曾出现这么多狼人,只是奇怪的是,并没有听说狼人杀人的消息,对此戴大蒙想到一个原因,那就是战友团。

    戴大蒙点点头说:“战友团呢?他们不会对狼人坐视不管的。”

    安格斯点头:“不错,每次出现狼人,战友团的人都会第一时间冲上去,杀死狼人,并将它们邪恶的尸体火化掉。”

    戴大蒙冒出一个主意,“对啊,你们可以找战友团啊,这一次还是他们解决。”

    他不喜欢银手,也不喜欢狼人,同时由于抓根宝的关系,他也不喜欢战友团,将这个三个不喜欢的东西搅在一起,戴大蒙想想都觉得过瘾。

    安格斯的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或许应该听说过,前几天抓根宝帮助战友团找回失落的神器巫斯拉德的碎片,名声大震,加入战友团的圆环,成为六位首领之一。”

    戴大蒙点头,他听赛琳说过,确有此事,巫斯拉德据说是战友团的创始人,诺德先驱,诺德帝国第一位皇帝,传奇英雄斯格拉莫的武器。巫斯拉德是战友团最珍贵的宝物之一,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在一千多年前它碎裂了,遗落在天际各地。

    抓根宝这次找到巫斯拉德的碎片,给他带来极高的荣誉。

    安格斯冷冷地说:“那你有没有听说,抓根宝回到雪漫的时候,还曾出售大量的银剑!”

    “什么?”戴大蒙一惊,他曾听说抓根宝发了一笔小财,只是没有想到居然是银剑,“你是说抓根宝杀了你的人?而你的人死于狼人之手……”戴大蒙的心不断地下沉。

    “抓根宝跟狼人有关!”安格斯严肃地说:“虽然只是推测,但是并不完全排除这种可能,因为现场并没有发现狼人的尸体。抓根宝拥有巨龙之力,寻常狼人绝对不是他的对手,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件事,抓根宝不是狼人,就是狼人的朋友,而那一天跟他一同去斯达特曼的是战友团的另外一名首领法卡斯。”

    法卡斯,戴大蒙见过,是一个有着黑眼圈的强壮青年,是一名大师级战士。

    戴大蒙震惊了,战友团是斯格拉莫一手创立,是诺德人的骄傲,是战士理想中的天堂,战友团的历史跟诺德人一样永久,它已经不是简单的一个组织,诺德历史的象征,是一种文化,是一种传统,是一种信仰。战友团的荣耀已经照耀天际五千年。

    但是现在,安格斯居然说战友团的首领跟狼人有关,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么战友团五千年的荣誉将危险扫地。

    “你有证据吗?”这件事太大了,戴大蒙的语气不禁有些发颤。

    “目前只是猜测。”安格斯热切地看着戴大蒙,“我诚挚地邀请你跟我们一起前往绞刑架,会见我们的首领克雷夫,他有一个计划,有了您的帮助,必然会找出狼人的真相。”

    “好!”戴大蒙点头答应,他曾宣誓保卫雪漫,无论面对什么样的敌人,绝不后退。战友团的总部就在雪漫城内,如果他们真的跟狼人有关,戴大蒙绝对不允许他们潜伏在雪漫城中。当然,戴大蒙希望他们跟狼人无关。

    虽然戴大蒙因为抓根宝的关系讨厌战友团,但是他在天际长大,从小听着战友团的光辉事迹,他由衷地崇拜他们,认为他们是真正的英雄。

    战友团到底是带着虚假面具的狼人,还是被诬陷的英雄,戴大蒙此时迫切地需要找出真相。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