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有一些人,本不该平凡!

    “我期待你成为首席的那一天。”

    宁叶深深看了张君宝一眼说道,圣地的首席每十年进行一次比拼,只要是三十年之内进入圣地的弟子都有资格参加。

    但一旦成为了每一代的首席除了掌声与鲜花之外,还将获得圣地更深层次的功法,顶级的天材地宝,无数势力的座上宾。

    一般大部分人都会在加入二十年之后才开始参与这个竞争,然而宁叶仅仅给张君宝十年的时间,也就是他只有一次的机会。

    在收完徒弟之后,宁叶带着怀中的小女孩消失在了原地,留下了最后一句话语。

    “郑军,等会我会将此女送回来。”

    因为他在这里的原因,所以圣地很多人都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宁叶也不是很喜欢这样的氛围,所以就离开了。

    曾经他也幻想有一群伙伴,只不过随着他的位置站得越来越高,朋友已经越来越少,甚至可以说没有。

    高处不胜寒,或者说强者本该孤独,宁叶对此的失落也仅仅是一瞬间而已,失去了多少,注定他能够得到了更多的东西。

    至于天骄之战的名额,他倒是无所谓,不说嬴政那里还有机会,单单是说到了他这个层次,基本上万法不侵了。

    任何外物能够做到的也仅仅是锦上添花,但起不到关键作用,对于他而言可以说没有任何帮助。

    若是张君宝真的有那个实力的话,把名额给予他并非不是不可以,对于这一次天骄之战,他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般热衷。

    在宁叶身影消失了之后,很快常笑白也安排了张君宝的住处,不管怎么样,张君宝也是圣人弟子,而且看上去很看重的样子。

    若是论地位之上的话,可以说还在他们之上,所以常笑白亲自出马,不少人也是纷纷感叹。

    要知晓他们之前还在犹豫,没有想到一转眼这一位张君宝基本上等同他们的存在了。

    圣地之前所发生了事情很快便被山脚之下的人知晓了,因为圣地并没有什么隐瞒,基本上是强者都能够听到圣地的人员谈话。

    当然这也是因为考核的缘故,若是平常的话,只要这一些强者敢探测圣地的虚实话,绝对会遭受到重击。

    “这怎么可能?!张君宝居然成为了那人的弟子!?”

    “十年之内成为首席,张君宝就能够参与百年之后天骄之战!?”

    “那一位废物的运气怎么那么好,难道是我们错了,其实他是一位绝世天才!?”

    “从凡人开始,百年追赶顶尖天骄,这真的可能么,那一位圣人对于张君宝真的这么有信心么?!”

    .......

    在消息传开了之后,瞬间所有人便炸锅了,到处议论纷纷,因为本身张君宝就是话题的中心,现在更是牵扯上了一个天骄之战的名额。

    整个斗气大陆只有三个,其中极西之地占据了两个,他们早在之前更是收到了警告,极西之地不能轻犯。

    也就是说只剩下了那一位被万界熟知的运气王萧焱了,不过想一想眼前的情景,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张君宝只要修炼成为首席就能得到名额,比起他们出生入死,还不知道能不能拿到名额,简直是有了鲜明的对比。

    特别是不少天骄面色都是十分难看,显然对于张君宝有着一种深深的嫉妒。

    不过在张君宝加入圣地了之后,他们的身份已经了有了变化,想要再向之前那样已经是没有可能了。

    “那一位张君宝,或许我们都看走眼了。”

    阴暗之处药老的声音在萧焱的脑海之中响起,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没落。

    他自认是比不上那一位妖孽的圣人,既然那一位圣人收徒了,那么张君宝绝对不可能是废物。

    现在想一想,那玉台肯定不同寻常,一些在斗气大陆有一些小名气的天骄也来参加了。

    但现在看上去情况并不容乐观,已经有了不少人已经淘汰了,而能够第一位通过的又怎么会是等闲之辈。

    萧焱面色凝重点了点头,虽然对圣地有一些恶意,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内心他站在张君宝这一边。

    原因很简单,因为曾经他也有过这样的一段经历,这样的经历对于他是好是坏还未可知。

    三年他失去了耀眼的光芒,但他得到了更多,而张君宝不仅仅三年,现在则是一飞冲天。

    正当所有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后面也开始有人到达了圣地,圣地之中的长老级别人物纷纷出手,收下自己认为不错的弟子。

    同样还有不少还在考核的人,只不过到现在通过圣地不到一只手之数,而第一轮还在考核的人已经不多了。

    众人的焦点也转移了回来,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已经只剩下了一道身影。

    一道用双手爬行的身影,他还没有放弃,依然还在坚持,若说之前的人直接沉沦的话。

    那么这一位则不仅仅是意志之上的考验,还有身体之上的负担,众人精神一扫便发现了这一位少年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

    仿佛随时能够病倒一般,但现在依然还在坚持可以说是不可思议,比起那一位张君宝的逆袭而言,这一位少年的坚持让人动容。

    “此人便是方诚么!?”

    郑军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色彩呢喃说道,言语之中带着一丝欣赏,心中不由生出了一丝收徒的想法。

    特别是在圣主收徒了之后,现在不同于百年之前,他的女儿已经不需要他的照顾了。

    只不过可惜的话自己女儿并不是继承他的绝学,而是有着自己的路要走,所以他心中也动起了一丝爱才之心。

    “我不能放弃!”

    玉台之上,方诚面色苍白,双眼已经模糊了,只不过深处还有一丝似乎可以散去的焦点。

    他还有自己妹妹要救,他不想失去自己唯一的亲人,他不想成为众人疏远的人,他想要成为众人尊敬的强者。

    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他没有放弃的理由,狠狠咬了自己的舌头,刺激了一下精神,继续了他的路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