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李清照离婚了!

    “亦予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俗话说的好,只要告诉上天只要是我们认为是对的事情,就应当九死无悔的去追求。看来,王爷心中有事,不如你先说来听听?”

    李清照当真是宛如历史上描写的一样的性格,充满了“叛逆”的个性。

    朱子龙深看了她一眼,心里升起一股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仿佛从古代回到了现代21世纪。作为杰出的女词人,李清照并没有把自己完全封闭在闺房之内,而是常常走向大自然,去感受大自然的和谐美丽,以拓展胸襟,陶冶情操。

    就算是嫁了人,也感时伤事,悼亡思乡,忧国忧民,抒发愁情。

    敢做敢为,大方豪迈而不做作!

    老实说,如果不是身处宋朝,说的是古文。这样一个灵动的女子,其实更合适出生在现代,像极了现代的女孩子。

    朱子龙凝视她半晌,突然笑道:“好,好。本王看李姑娘极为顺眼。冲你这句话,便可做得我的朋友。”

    李清照眼中一亮:“朋友?王爷当真是拿清照当朋友,而不是从一个男人看女子的角度上来看人的吗?”

    古时女子不过是男人的附属品,就算是李清照的夫君,看似和她恩爱,其实也只是拿她当宠物看待。却并没有当做是一个平等的人来看!

    李清照心中极不平静,除了夫君外,其它男人更是平时把她当什么的都有。但是绝无一个人把她当朋友,别说是她,这天下的任何一个女子,都不会有过男人当她是朋友的。

    就像是名妓一样,要的是配上男人。让男人感觉高大上,或者就是希望得到女人的肉体,但是却绝无朋友之情。

    就如后世有人问,男女之间有没有真正的友谊一样。在现代那种环境下,都很难见到男女真友谊,就更别说是在女人是附属品时代的古代了。

    李清照见朱子龙的眼睛清明,不似做假,笑着又道:“都说自古以来,男子为乾,女子为坤,男子为阳,女子为阴。所以这五伦之中,朋友一伦却曾未听说可以男女并列的。不知为何,王爷如此独具匠心,与众不同呢?”

    朱子龙爽声说道:“朋友哪分男女,仅是圣人也可能犯错。男女,皆是父母所生,天地所养,缺一不可。仅如此就应该是平等的,仅然是平等的,为什么就做不得平等的朋友?”

    李清照满自欢喜,也越发看朱子龙顺眼起来,见其心情似乎好了一点,便说道:“这几日坊间多流传着王爷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各种事迹,官家也多为夸奖,不知王爷为何现在愁眉不展呢?”

    朱子龙不由叹了一口气,说道:“不必担心,些许只是突然间肩膀上担子重了些,还未能适应罢了。倒是清照你,怎的会突然离京?”

    只是,朱子龙这不再问还好,又一问可能是有感而发,李清照低着头默不作声,泪珠儿便到了眼眶里打转,只死死忍不住,不让它落下来。怕人笑话!

    朱子龙话一出口,猛的醒悟过来,暗骂自己是猪,就算再怎么不关心李清照的事,怕干扰了这位自己佩服的女诗人的历史。

    也应该这个时间点猜测的到,肯定是她的父亲出事了。

    算算时间,如果朱子龙没记错的话。现在是八月底快九月了,然而在七月,其父李格非被列入元祐党籍,不得在京城任职。其时被列党籍者17人,李格非名在第五,被罢提点京东路刑狱之职。

    如今九月快到了,按照历史,确实是徽宗亲书元祐党人名单,刻石端礼门,共120人,李格非名列第二十六。诏禁元祐党人子弟居京;辛巳,诏:“宗室不得与元祐奸党子孙为婚姻。”

    也就是说,但凡在名单上的官员和他们的子女,都不能在开封首都住了,不但要走人。就算是与她们有婚约的人,也必须分手走人。

    在原来的历史上,也确实是这个时间点左右,李清照与赵明诚这对刚结婚的夫妻不仅面临被拆散的危险,而且偌大的汴京,已经没有了李清照的立锥之地,不得不只身离京回到原籍,去投奔先行被遣归的家人。

    而现在这个车队,显然就是正好朱子龙撞上了,李清照回家乡的情况。

    -

    没想到自己一点拔,就点到了人家的最痛之处。赵明诚尽管节操还算高,但是面对家族和妻子的选择,这个时候还是选择了放弃李清照。

    直到五年左右后,等到蔡京罢相,赵挺之复授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与此同时,朝廷毁《元祐党人碑》,继而大赦天下。李清照才得以返归汴京与赵明诚团聚复婚!

    朱子龙只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一脸谦意的说道:“李姑娘,我不是故意的。我早该想到是什么事了,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想必赵明诚也是无奈之为吧……”

    朱子龙本来想说几句安慰的好话,甚至于为赵明诚说几句好话,但是话一到嘴巴里,突然一个机灵,完全变了。看似是为赵明诚说好话,其实却是歹毒的暗示,赵明诚不是好男人。

    他这么做就是突然间想到,赵明诚做为男人可能还行。但是却是个短命鬼,四十岁左右就挂了,真的配不上李清照这等奇女子。而且几次放弃李清照,当真是个软骨头!

    仅然如此,为免李清照走上再婚上当受骗,晚年极其惨绝人寰的道路,自己何不干脆半路抢了胡?

    仅能让她从此过上幸福点的生活,也能修改历史,欺不是皆大欢喜?

    以前,只是因为人家夫妻恩爱,自己佩服李清照,所以不方便下手。现在人家都离婚了,尽管四五年后会复婚,但是现在这个时间点,谁会知道呀?

    李清照只会认为自己这一世和赵明诚是不会有结果了,她现在是自由人了。

    仅然都离婚了,她就有权利另找一个夫君。而这又是一个可以一夫多妻的时代,朱子龙同样是有机会的。要说难点,恐怕就是自己正室已经有了曹玉婷了,若是让李清照当侧室,尽管也是王妃,却不是正妻。也不知道人家愿意不愿意?

    而且,这么直冒的提出,肯定事情会搞砸,还得从长计议才是。

    听了朱子龙的话,李清照硬生生强忍住泪珠儿,幽幽说道:“这不干王爷的事情。是奴家失礼了,唉,也是奴家无缘与赵明诚,怪不得父亲和谁。”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