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325章 最强战士之争(九、十)

    舰群演习的区域设置在木卫四这颗质量足有水星三分之一的大卫星轨道上。作为一颗‘简单’到只有冰与铁组成的纯粹的卫星,其体内铁质的部分在卫星运行时不断切割木星磁场从而在卫星附近形成了类似电离云的薄薄的覆盖物质,同时星舰在其附近经过时多多少少会受到其影响进而在导航、火控瞄准以及姿态控制等等方面出现异常,又由于有着数不清的陨石以及战争的残骸围绕着这颗卫星本身旋转着,在附近的宇宙域内天然的形成了很多虽然能够单舰通过却不适合舰群机体机动的非标准航道。

    就是在这样一种复杂的环境下,最能考验小舰群指挥官的判断力、决断力以及掌控团体写作的能力。

    随着司令部下达演习开始的命令,舰群便开始加速。这一次我没有再待在星舰核心们一块。斯坦利他们突出,真是由于我这个‘经验丰富’的长官在场,改造战士们才会表现的如此勇猛又机智。

    用斯坦利的原话就是,“军部是要确认改造战士的战斗潜力以及价值,并非考擦赵平的个人经验和能力。”

    为此我被‘请’下琪亚娜的指挥舰,取而代之的是换成穿梭机取道磁轨加速装置来到木卫三的司令部,同克莱默他们一起观摩演习的进行。

    根据一般的战术常识,速度代表了安全、攻击力以及优势,所以演习开始阶段,双方舰群都应该处于竭尽全力的加速状态。虽然知道现在观摩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事情,可是琪亚娜她们的正名之战,我不想遗漏哪怕是其中最无聊的部分。急急的跑进司令部,匆匆的向守卫证明自己的身份后,我来到电子沙盘前。克莱默、格林、一干参谋以及军政相关的大人物们齐聚一堂,对着沙盘上显现的局势指指点点。

    我匆忙的来到沙盘的一角,心系正在进行的演习,只是冲着克莱曼和格林以及魏雷利礼貌性的点了点头,便全神贯注的准备分析现有的形式。

    “这位军官,是谁允许你到这里来的,卫兵!你们怎么怠忽职守,随便什么人都能闯入进来吗?”

    “......”

    好像有什么争执出现,我无意去关注那些琐事,而是专心研究其眼前的态势。斯坦利和琪亚娜两舰群几乎是同时进入演习区域,舰群的速度都加到了3.8宇宙速度的极速。为了不至于瞬间脱离战场,两方不约而同的选择里利用木卫四的引力以及电离层的摩擦来减速并改变整体的航行姿态,短短的十几分钟时间,双方舰群已经变成了木卫四暂时的卫星,绕着这颗巨大的卫星环绕航行。

    由于时间差以及概率问题,双方没能在第一时间碰上,而是同时沿着相对于木卫四来说的顺时针方向,环绕着卫星做差速环绕航行。总的来说由于双方指挥官的选择问题,事实上两方舰群处于首尾追逐,并且斯坦利略快一线的状况。

    我本身对于舰队战就不是很在行,即使受到过魏雷利和马克西姆的悉心指导,这时候也没能力看出优劣和胜负,只能在一边瞪着沙盘,好像用这种方式就能把斯坦利舰群给拽住一样。

    “这位军官,你聋了吗?我同你说话呢!”

    高亢尖利的质问声下,并不算很有力的臂膀作势要推我。

    这种既没有速度,也不带着凌厉杀机的手势,要是能够碰得到我,战场英雄几个字都可以倒过来写了。在专注异常的情况下,我感受到了不算是威胁的影响来自于自己的左肩头位置。

    左肩微微下沉,轻易的躲开了推搡的动作,右手的机械臂狠狠的抓住对方的手腕。只是微微的一用力,杀猪般的哀嚎声响起。

    我这才把注意力很不情愿的从沙盘上挪开,感觉到了周围带着恐惧、厌恶等等因素的惊恐的目光的注视,看到了一干卫兵匆匆赶来,却不敢上前的尴尬样子。

    虽说并非直属,不过从上下级关系来看,司令部的卫兵们也算我的下属,对于他们这种犹豫不决的模样,我虽然不会去责怪他们。可是在眼里的司令官眼里,这些卫兵应该算是渎职了吧。不管怎么说,既然是自己人就必须在关键时刻帮他们一把。

    “你们几个怎么回事?放任这种莫名其妙的家伙闯进司令部!如此重要机关,卫兵可谓长官们的最后一道防线,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疏漏,今天晚些时候写分深刻的检查交给我,再由我向司令官请责。好了,现在给我把这个不知所谓的家伙逮捕,立刻审讯,有消息后通知我。”

    把已经痛的大汗淋漓的这名精瘦的军官交给卫兵。我转身向克莱默将军敬礼,为了自己手下的失职道歉,并坦言这都是我在训练进度和精度上不足所致,一定会在时候弥补,所以恳请司令部不要就此事立刻下结论。

    在向克莱默报告时,我总觉得身边的目光从惊愕转变为莫名,最后出现了类似喜剧效果的奇怪氛围。虽然我心系演习的进程,却被身旁正在发生的事情说吸引。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身旁不管是战士还是士兵们都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

    转而向最熟悉的魏雷利协助,他这是双手一摊让我去问格林。

    格林平时极为严肃的表情,这时候也是松弛下来。他摇了摇头,转向克莱默。

    司令官有些烦恼是的砸吧着最,不定的点着头又摇了摇头。

    “赵平啊!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是在演习,为的就是给那些有意为难你的人以颜色看。不过从你为卫兵们辩护,表面上斥责实际上保护的手段,我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完全是在凭直觉做事。我倒要问你,正在进行的演习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连司令部里放进了奸细这样应该算是你分内的大事都完全不在意?要是真的有柏兰德的暗杀型亚人混进来,被他们跑进如此的核心区域,整个舰队乃至军部高层可都在这里啊!”

    克莱默的音调不高,可是我还是被他说描绘的场景惊出一身的冷汗。

    “......十分抱歉长官,是我太怠忽职守了,今天回去后立刻整顿卫兵部队,绝不会让类似的事情再发生。卫兵,把这家伙给我带下去,我亲自审问!”

    出乎我的意料,四周围爆发出哄堂大笑,同时身为被‘捉拿’的莫名的人物,那个精瘦的军官发出了悲鸣。

    “请等一下!”

    一个胖大的,满是络腮胡子的人让卫兵们暂停帮人带走的动作。

    我很想把注意力集中到沙盘上,很烦有人再次打搅了我的专注。不过看这个人虽然没有穿着军装,却自有一股威严在,怎么看都是一个常年处于权利顶峰的人的做派。我无意去得罪太多的人。只能强忍着烦躁正对他。

    “......”

    络腮胡子走到卫兵身旁,蛮横的把卫兵推开想要把精瘦军官扶起来。

    “等等,把人给我拷了,你又是谁?为什么要解救这个人,他同你是什么关系,你有什么权利命令卫兵。”

    本来我并不想惹这么个,一看就是大人物的家伙。不过既然他表现的如此蛮狠,于是我心里的火气腾的就上来了。

    “我是谁你有资格知道吗?这里被你殴打的又是什么人,你了解吗?给我把人放了!”

    被络腮胡子的其实所逼迫,卫兵们为难的看着我求助。

    我面向着卫兵,正眼都没有看络腮胡子一眼,“我不管你是谁,这里是军队,以服从为最基本的原则。卫兵们的直属上司是我,而我的直属上司是克莱默将军,再网上就是克拉克先生以临时政府的元首以及军部最高负责人的姿态为我所知。至于其它什么阿猫阿狗的,我管你是谁。”

    “你!”

    络腮胡子被我气得一时语塞。我很清楚,这时候已经被架在了火上烤,索性破罐子破摔,既然得罪了你,就把你往死里得罪吧。

    “卫兵,把人给我拷起来!这个人擅自闯入国防军司令部,袭击陆战部队次官赵平大校,已经到达了逮捕的标准!我要求立刻对此人进行审问,由于关系重大且涉及到临时政府的安全,如他不配合准许使用拷问的手段。”

    当着面我即刻下达了最为严肃的指令。络腮胡子被我气得连头发都要竖起来了,他用胖指着我说不出话来,只剩下发抖。

    “赵平,不得无礼。这位是土星系统的前总督,现任临时政府掌管教育和人才培养的德里克先生。”

    克莱默将军放话了。我注意到司令官并未提及那名精瘦的军官,随即便理解了他的意思。

    “对不起部长阁下,实在是最近军务繁忙,没能很好的关注部长您的公示信息,如有冒犯还请恕罪。”

    我毕恭毕敬的向德里克敬了礼,趁着他还处于惊愕状态是,一挥手,卫兵们便把哀嚎着的精瘦军官拖了出去。

    “......可是,你.....他......”

    德里克指了指我,又看向精瘦的军官。我毕恭毕敬的无视了部长的意思,再次向他敬礼,并用眼神向克莱默将军征询意见,得到他的点头同意后我不在去关注什么部长之类的人物,站到电子沙盘的一角,继续观摩演习的进展情况。

    “呵呵,部长阁下,我手下都是些粗人,如有冒犯请多原谅,那么我们就继续观摩战士们的演习吧!”

    “可是......”

    至于大人物们再谈论些什么,我已经不在意,现在我的全部精力都投放到正在进行的演习当中。

    木卫四旁,正在进行的驱逐舰群间的演习,其发展方向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本来料想到的某一方劣势或者势均力敌的舰群格斗战斗不存在,展现在我们面前的竟然是类似竞速度赛的你追我逐,由于是围绕着木卫四进行的战斗,不管是琪亚娜还是斯坦利,都无法把自己的优势发挥出来。战斗已一种在我看来,包括参加演习的诸位都没有想到的形式展开着。

    如果是不同型号舰的战舰,多少会有火力、机动力以及防御力方面的差距,指挥官会根据自身舰型的特点采取不同的策略,也不至于会演变至此。

    可是全部为领主级驱逐舰的敌我双方,不管从哪个指标看都实在是太相似了。在特定的环境下,他们所能采取的策略也变得更加的单一,相对的舰群间的格斗也演变成更加单存的先后之争。

    而围绕木卫四绕圈这种事情,是没有所谓的前后之分,也就把局势固定在了现在这么个尴尬的状况。不管是谁都不会率先去打破现有的平衡,因为大家心里都清楚,在这样的环绕的航行中,领主级驱逐舰的优势能够得到尽情的发挥,一旦做出改变,那么先行动的一方会暂时的失去这些优势,另外一方则可以借助这个时间窗口一举取得胜利。

    制作演习方案的参谋组一定没有想到如此的局势吧。我转而望向大人物们。结束了刚才那小小的不愉快,大人物里,懂得军事的人们也在专注的观摩演习的进行,看他们不断地交头接耳以及摇头晃脑的样子,我认识到这种情况已经脱离了演习的初衷。一会儿司令部就会下达演习终止。至于后续会如何发展,是判定平局亦或者再次选定某个宇宙区域继续演习,都不好说。

    正在我等待演习结束时,电子沙盘显现的局势突然发生了变化。

    琪亚娜的舰群,在高速的航行中,突然的实施了基于惯性的回转动作。由于失去了姿态控制引擎对于舰体的微调,再加上电离层摩擦阻力的变化,琪亚娜舰群就像在告诉旋转的飞轮边缘被甩出的谷粒。沿着木卫四那看不见的卫星轨道的切线飞射出去。

    随即斯坦利中校的侦查分队也变换了姿态,紧跟着离开现有轨道。只不过斯坦利他们的选择了更主动的跃出时机,因此舰队中的每一艘驱逐舰都以最具攻击性的姿态完成了轨道的变换。

    怎么回事?是失误,亦或者有意为之?

    不管是哪种情况,现在琪亚娜她们的处境可是极其不妙的,我已经能够看出脱离木卫四轨道的惨啊,双方有着些微的速度差距,这种差距再真空的宇宙中会一直保持下去,直到身在前方的琪亚娜分队被追上为止。

    周围的窃窃私语渐渐地转化为公开的谈笑。基本上没有人看好琪亚娜她们。

    “司令官,裁判组建议停止演习,改造人舰群已经输了。”

    作为裁判组组长的雷克斯参谋长用平和但在场的人都能听到声音询问克莱默的意见。

    克莱默没有立刻表态,而是转头望向格林,两人相视后点了点头。

    “暂时不要得出结论,看后续的发展。”

    我虽然很希望琪亚娜她们不要输掉演习,毕竟这是一次在临时政府内部为她们正名的战斗。雷克斯站起身来时,我已经做好准备,几乎听到克莱默宣布斯坦利等人胜出的声音。不过事实竟然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正副两位司令竟然认为琪亚娜她们还没有输掉演习,这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的知识有限的关系,看不出姑娘们的胜机吗?

    不管怎样,没有输掉就还有机会。我在心里为银发的姑娘打气。这次的演习看似并不关系到生死存亡,实际上对于星舰核心们同存亡之战并没有什么不同。万一演习失败,司令部乃至于临时政府得出结论,改造人计划并没有实质性的意义,那么她们在军队中的地位将会大幅度的下降,现在所获得的资源以及支持能够维持到什么时候,实在是个未知数。即使她们被逐步的赶出军部乃至太阳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于这群身份重要,却没有什么战斗经验以及生存经验的小姑娘来说,那样的结论其实同死刑没有区别。考虑到恐怖的后果,我愈发的为星舰核心们捏了一把汗,希望事态不要真的演变的翱那种地步。

    “快看!她们这是在做什么?会不是是一起出错,这种事情真的能够实现吗?!”

    在某个参谋的大声提醒下,我们把目光集中向电子沙盘。正在这时,演习双方的态势再次发生了改变。我看不懂态势改变说代表的意义,却能够从克莱默以及格林两人的目光中,读出讶异以及不可置信。

    难道星舰核心们真的还有绝技未曾使用出来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