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缥缈经

    雪楼微微抱拳,转身踏步间就踩着流光箭远去,董雨墨紧随其后,广场上的石缝和叶毅气得直发抖,望着雪楼身影的眼睛散发的怒火足以燃烧这片天地。

    第二天天一亮,雪楼等五人就聚集在通天殿外的广场上,其他弟子并不知道这件事,很多人还在睡梦中,包括梦瑶在内。

    不久,一道长虹自小木峰中而来,没一会,田不才就落在地面上。

    “白眉,路上你要负责其他师兄弟的安全,到了目的地后要配合逸才,听从他的安排。”

    “是!”白眉俯首答应,田不才挥手后在他的前方就出现一只如小山丘一样大的葫芦。

    白眉吆喝一声率先掠上葫芦,接着董雨墨也飞掠上去,雪楼与田不才拜别后也飞掠上去,叶毅与石缝向田不才抱拳后也上了葫芦。

    田不才盘膝而坐,右手掐诀,挥动间,载着五人的葫芦飞掠而出,飞上半空向西边远去。

    葫芦上,白眉又警告了叶毅、石缝、雪楼三人不得起内讧,然后几人就安静的坐在葫芦上,看各自的风景,理各自的心情。

    传说中的帝坟所在地并不是什么宝地,也不是特别大,四周都是荒地。

    这里草木不生,到处都是小石子和尘土,光秃秃的山丘没有一片生机,太阳火辣辣的照在这里,使得这里的温度比外面都偏高。

    一处荒山四周有上百只荒兽在努力挖刨,荒山已经被挖得面目全非,周围土石满地,而在这处荒山四周百丈范围内,或站或立着不少修士,他们有的在交谈有的在看着荒兽挖刨。

    温度虽高,不过对于修士而言没有影响,这时,这里的修士都投向天空,在东边不远的半空中,一道巨大长虹飞来,他们都被这道金芒给吸引了,这几天虽都有各地的宗门强者降临,但他们的长虹远没有此刻所看到的那么大,所有人都震惊。

    渐渐接近,一个载着五人的金色大葫芦急速飞掠而来,落在地面上,在泥土碎石间滑行一段距离才停下,激起一片尘埃。

    从葫芦上走出五个白袍修士,五人一下来,葫芦竟幻化成金芒消失在这里,原来这葫芦竟是一个幻影,能制造出此幻影护送这五人前来这里的人修为想必极高。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这五人身上,人群中有一位一身洁白如雪,相貌俊朗的年轻男修士跑出,边跑边朝五人这边摇手呼喊。

    “白师弟,董师妹,这里,这里···”

    白眉、董雨墨同时转向声音来源之地,当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后都会心一笑,带着雪楼、石缝、叶毅向东走去。

    “这三位是宗门最新接受的新内门弟子,石缝和叶毅你也知道,当时他们就是你招进来的,这位新人是雪楼,两个多月前加入我们宗门的······”寒暄了几句,白眉就给萧逸才介绍雪楼等人。

    “两个多月就成为内门弟子了,呵呵不错,不错,此子日后定可超我。”萧逸才笑呵呵的绕着雪楼左看右看,没有大师兄的架子,相比白眉,雪楼觉得眼前传说中的掌门唯一之徒更加亲近。

    “萧师兄过奖了。”雪楼抱拳施了个礼。

    萧逸才没有再说什么,含笑拍拍雪楼的肩膀,就与大家讲述不远处的荒兽在这座荒山上挖了多久,还有一些修为不高的修士靠近荒山都被荒兽斩杀,有些修士闯进荒山搜遍也未能找到有什么价值的东西,除了碎石就是尘土。

    这些荒兽比较庞大,雪楼从未见过,心中难免产生一丝畏惧,不过在听萧逸才说这些荒兽修为最高也只有凝炉后期时就放心了不少。

    “这些荒兽修为虽低,不过能不杀它们尽量不杀,不说实力,至少在培养上花费精力太多,所以要小心呵护。”萧逸才认真的告诫大家,这些荒兽不能碰。

    雪楼将此话铭记于心,选了一处大石坐在那里这边看看,那边看看。

    偶尔看看荒兽用它们的手脚、嘴刨、拱,将荒山挖得露出粉嫩的新土,如新生一般,如此挖了两天两夜,它们才会停下休息会然后再继续挖。

    自雪楼到来后,萧逸才就多了一个说话之人,他喜欢说话不喜欢寂寞,这段时间独自出来是他最难熬的日子,此刻雪楼的到来就让他解脱了,有事没事他都能找到话题。

    “雪师弟啊,那只尾巴带刺狼身豹头的荒兽叫金豹,它的双脚可厉害了,你看看它身后的碎石泥土就知道它的劳动力多大了。”

    “雪楼啊,站在西边的那一伙人是紫火宗之人,那一伙是红会宗之人······”与雪楼渐渐熟悉了,萧逸才就直呼其名。

    “雪楼啊,你在这里打坐不好,这多影响修炼······”

    雪楼百无禁忌,也善言,与萧逸才谈天说地,打赌哪只荒兽挖土石挖得最多,哪只最终会累死等等,如此无聊了三天才慢慢消停。

    三天的时间,荒兽也没能挖出什么,有不少修士又开始抱怨和猜疑这处荒山到底有没有宝贝,都挖了两丈深度也没见什么好东西。

    抱怨声有,但没有一人走,大家选择继续等待,又过了两天后,一只荒兽在荒山西侧挖了两个时辰后忽然大吼一声,吼声震地,使得周边的大地都有些颤动,吼声又带着兴奋,仿佛更有了前进的动力。

    这一声大吼立马引起周边修士的注意,而接下来的一幕让众人都惊呆,在这只荒兽大吼一声后,其他遗种纷纷赶到那里,挤在荒山西侧没多久就散开,狂吼着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用力挖刨,比之前挖得更加起劲了。

    所有人都震惊,不知发生了什么,此时,周边有不少修士纷纷飞掠而起朝荒山飞去,萧逸才呼唤一声身子化成长虹就朝荒山飞去,脚下是一柄青剑。

    白眉、董雨墨御物跟上,叶毅和石缝也不甘示弱跟上,雪楼驾驭流光箭跟在后面,周边各派几乎都有弟子前往。

    荒山上正在开挖的荒兽只是抬头看看飞来的修士就没再搭理,继续挖刨,大家都停在荒山西侧位置的上方,从这里,雪楼看到刚才那只大吼的荒兽的面前有一块十丈长五丈宽的石碑,石碑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

    缥缈帝坟!

    这四个大字虽被尘土埋葬多年,但依然如故,四个大字气魄依然,看到这四个大字,周围有些修士在退离时就喃喃自语,这些人多半是对缥缈大帝有所了解。

    “莫非这里就是的缥缈大帝的坟墓?”

    “终于找到帝坟了。”

    “想不到会是缥缈大帝之坟!”

    “缥缈大帝之坟既然在此,既然在此···”

    这些知晓缥缈大帝来历的人只是喃喃自语感慨几句就没有说话,有些知晓来历的不说话,但目中带着激动与期待。

    这些知道内幕的修士现在极为小心,他们多数是各宗门的有头有脸人物,回到宗门处后警戒大家不要乱说话,同时互相警戒四周,紧紧盯着其他门派,若其他门派有什么动作他们即刻出动。

    他们的眼神就像防贼一样。

    雪楼不知道缥缈大帝是什么样的大帝,但从有些修士在看了那个石碑后那种防贼的眼神就感觉这缥缈大帝必定不凡,这里面肯定有什么故事,否则现在旁边修士看自己这边的眼神怎么都带着不善呢,好像是天敌一样。

    萧逸才、白眉、董雨墨也心神震动,目中带着火热的激动和期待,还有兴奋,显然他们也是知晓内幕之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